塑交所觀察:多國“封城” 氯堿外貿格局“疫”變

字號: | |
2020-04-30 13:54:17

  

多國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推出“封城令”等最嚴舉措

2020年3月中旬開始,新冠肺炎疫情迅速在全球蔓延,意大利、美國等國家確診病例數字不斷飆升,引起各國政府的高度重視。據美國約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學發布的實時統計數據顯示: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4月27日12時31分,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已超過295萬例,達到2971639例。累計死亡206549例。

面對來勢兇猛的疫情,各國紛紛采取了封鎖交通、停學停課、關閉商業場所等應對措施。

據不完全統計,截至北京時間2020年4月21日,全球有119個國家已宣布進入緊急狀態,44個國家對中國采取貿易限制。已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的國家有:意大利、捷克、西班牙、匈牙利、葡萄牙、斯洛伐克、奧地利、羅馬尼亞、保加利亞、拉脫維亞、愛沙尼亞、塞爾維亞、黎巴嫩、哈薩克斯坦、巴勒斯坦、菲律賓、薩爾瓦多、美國、阿根廷、波蘭、南非、秘魯、利比亞、巴拿馬、哥倫比亞、委內瑞拉、危地馬拉、瑞士、亞美尼亞、蘇丹、日本、俄羅斯、印度等。

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的國家,與國內氯堿進出口國家存在較大的重疊,在一定程度上將影響氯堿外貿格局。

全球外貿嚴重受挫 氯堿外貿格局“疫”變

新冠肺炎疫情對全球供應鏈體系構成階段性沖擊,包括物流運輸、資金流、信息傳遞等方面都存在較大的阻力。疫情讓出口導向型的國家,比如美國、德國、俄羅斯和日本等遭受重創。據中國海關總署數據:2019年中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為31.54萬億元人民幣,位居全球第二,歐盟、東盟、美國、日本是我國主要的貿易伙伴。本次疫情也波及這些國家和地區,國內不少外貿訂單被迫取消甚至延期,導致不少外貿企業破產倒閉。其中,氯堿外貿格局也在悄然發生變化。

據中國氯堿網2019年年報數據:2019年國內PVC進口量為67萬噸;出口量為51萬噸,PVC進出口總量占國內產量的6%。PVC主要進口來源地區為美國、臺灣、日本、印度尼西亞等;PVC主要出口流向地區為烏茲別克斯坦、印度、馬來西亞、哈薩克斯坦等。2019年國內燒堿進口量為7萬噸,出口量為114萬噸,燒堿進出口總量占國內產量的3.5%。燒堿主要出口流向地區為越南、烏茲別克斯坦、澳大利亞、尼日利亞、俄羅斯等。

據筆者調研了解,以新疆天業、新疆中泰等有氯堿產品出口的企業為例,受疫情影響,他們的大部分外貿訂單被取消,外銷產品被迫轉內銷。同時,海外國家“封城”,將會使流入其國家的氯堿產品被迫轉到中國國內銷售。以印度為例,PVC國際貿易量大約在800萬噸左右,而印度進口依賴度一直處于高位,每年PVC進口量160萬噸左右,占全球貿易量的20%左右。印度主要貨源來源于臺灣臺塑、韓國、日本、中國國內為主。印度是臺灣臺塑的最主要消費市場,每月臺灣臺塑有約3萬噸PVC出口到印度,除此之外,韓日兩國貨源也主要出口到印度,中國國內2019年出口到印度的PVC6.4萬噸。隨著印度“封城”逐步落實,出口到印度的風險增大,中國出口到印度的量或將繼續減少。另外,原本出口到印度的貨源將臨時轉運至中國國內,或將增大國內氯堿產品供應壓力。

順應全球市場變動 國內氯堿企業積極迎戰

受全球疫情蔓延影響,氯堿外貿格局發生了變化。一方面,國內氯堿產品出口承壓;另一方面,國外大量的貨源涌入國內,令國內市場供應過剩。疊加管材、型材、氧化鋁、印染等主要氯堿終端下游需求表現欠佳,國內氯堿企業的生存壓力更大。然而此次市場的變化并無預警,面對突變的市場格局,氯堿企業該做些什么?第一、積極進行轉型升級,提高企業生產效率。響應國家政策變化,淘汰落后生產產能,加大高科技應用與新產品研發力度。第二、調整產品結構,研發新產品。以PVC為例,進出口量并不大,但外貿格局發生變化,國外低價貨源涌入,直接沖擊國內產品。不但導致國內產品供應過剩,國外低價高端產品直接沖擊國內中低端產品。此時進行自主創新,研發新產品就變得十分重要。第三、布局全球市場,加強上下游聯動。從這次疫情不難看出,如果企業在國外有相對完整的生產線,上下游聯通,對進出口貿易的依賴程度降低,那么,疫情對企業的發展影響就相對較小。因此,氯堿企業應積極布局全球市場,自身建立完整的上下游產業鏈條。

疫情突發,令全球外貿格局生變。同時,也讓我們認識到世界是一體的,國與國之間緊密相連,產業鏈條之間也是不可分割,牽一發而動全身,氯堿企業應順應全球市場的變動,積極迎接挑戰。(作者:廣東塑料交易所行業分析師 劉蕊茂)

(個人觀點,僅供參考)


責任編輯:劉蕊茂
分享到:
中国股市分析